自2009年7月首届全球智库峰会以来,世界经济经历了巨大变化,目前处于深度调整之中。探寻发展新方向已经成为各国政府的共识性行动,全球经济治理机制改革和建立国际经济新秩序是无法回避的重大议题。促进全球经济治理机制改革是反应金融危机的普遍共识。国际货币体系改革,全球贸易发展和国际产业分工都与全球治理机制密切相关。鉴此,国经中心拟主办第二届全球智库峰会,深度探讨全球经济治理,促进共同责任。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会议动态

主论坛第二时段:G20与国际货币体系改革

【摘要】2011626日上午,在第二届全球智库峰会主论坛第二时段,与会嘉宾围绕“完善全球经济治理”和“推动国际货币体系改革”两个议题进行研讨。法国重建布雷顿森林体系委员会执行主任马克·乌赞和中国进出口银行首席经济学家王建业分别担任一、二节的主持人。

一、完善全球经济治理

共同责任。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印度国际发展中心经济顾问苏曼·贝利认为,一些发达国家实行保护主义,支持全球化只停留在口头上。罗马俱乐部前秘书长、现秘书长高级顾问马丁·李斯认为,应建立共同承担责任的全球治理机制。美国全国商会高级副会长薄迈伦主张各国合作,共同应对全球经济不平衡问题。

二十国集团(G20)作用。韩国对外经济政策研究院院长蔡旭认为,G20应成为全球协调人和监督者,目前G20是一个松散性组织,应该设立秘书处。澳大利亚全球基金会秘书长史蒂芬·霍华德认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应选出优秀领导人,吸收企业、智库机构参与,向G20领导人提供决策支持。德国贝塔斯曼基金会“全球未来项目”总监安德雷斯·艾舍认为,全球经济治理不能完全靠政治家和行政管理人员,智库应该发挥作用。

新兴经济体作用。马来西亚亚洲战略与领导人研究院首席执行官杨元庆认为,亚洲应拥有更多发言权。要消除贫困,继续将发展计划作为全球经济治理重点。意大利亚洲观察家学术委员会主席罗密欧·奥兰迪主张加强南南合作墨西哥学院经济系教授何塞·安东尼奥·罗梅洛主张提高发展中国家发言权。

全球能源治理和安全。俄罗斯西北基金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弗拉基米尔·亚基宁主张高度关注全球能源治理问题。目前急需做三件事:确保规划体系协调;协调管理机制,寻找共同解决问题的方案;G20将能源安全问题列为讨论主题。

二、加快国际货币体系改革

各国利率差别。美国斯坦福大学教授罗纳德·麦金农认为,美国实行低利率,让热钱进入新兴经济体,让这些国家货币升值,从而降低他们竞争力,同时也增加了新兴经济体通胀压力。发达国家应该共同在利率问题上拿出实际行动。

改革时间表。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理事长、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戴相龙提出,G20应该把国际货币体系改革作为一项迫切的历史使命,形成一份国际货币体系改革议程,就改革目标、指导思想、基本原则、基本步骤和主要国家责任取得共识。加拿大国际治理创新中心执行董事托马斯·伯恩斯认为,G20应提出国际货币体系改革时间表,增加透明度。杨元庆认为,亚洲地区应加强金融合作。

改革目标。戴相龙认为,国际货币体系改革可行方案是建立主要货币汇率有协调的国际货币多元化体系。美元国际地位确实在下降,但仍将发挥作用。美国必须降低财政赤字和债务水平。欧元创立是成功的。欧盟能处理好债务危机,欧元会扩大在国际货币中作用。

人民币国际化戴相龙主张分三步走:一是人民币成为国际贸易结算货币。二是推进国际资本双向流动,使人民币成为全球重要投资货币,实现资本项目基本可兑换。三是人民币成为国际储备货币,汇率和利率由市场决定。共需1520年时间。大力发展香港人民币离岸市场。金融改革重点转入国际化,2020年上海基本建成国际金融中心。北京大学教授黄益平建议:争取尽快将人民币纳入特别提款权(SDR)篮子;推动亚洲国家货币互持;加快人民币国际化,核心是资本项目可兑换。

对储备货币发行实施监督。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曲星认为,目前美国、欧洲和日本都不同程度存在债务问题,三大经济体都要大幅度紧缩财政。新兴经济体普遍面临输入性通胀问题,根源是发达国家宽松货币政策。国际储备货币发行应该受到制约,G20应做出规范性规定。

时间:2011年07月01日    信息来源: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

版权所有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 京ICP备09051056号